<form id="tzdtr"></form>
    <form id="tzdtr"></form>

        
        

                  <form id="tzdtr"></form><form id="tzdtr"></form>

                  <form id="tzdtr"></form>

                       首頁 > 新聞資訊 > 今日要聞 > 正文

                      走訪在車間打工的“圓夢”學子:我多苦一點,媽媽就會輕松一點

                      作者:楊頻萍 許玉 發布時間:2018-08-02 來源: 新華報業網-《新華日報》

                        交匯點訊 近日記者跟隨團省委走訪江蘇希望工程圓夢行動申報助學金的學生家庭,每位貧困學子背后都有一段艱難的成長故事,他們的青春中物質并不富裕,但所幸他們都有著不貧瘠的青春,面對貧窮和困厄,他們的人生答案遠遠比考分更加精彩。

                        “我多苦一點,媽媽就會輕松一點”

                        酷夏熱浪滾滾,今年參加高考的邱李雅如已在鎮江句容市白兔鎮上的紅葉針織有限公司工作大半個月。

                        在紅葉公司的車間里,記者看到18歲的邱李雅如,橡皮圈扎一個簡單馬尾,簡單的黑色T恤和短褲,少了幾分同齡女孩的色彩,眉眼之間卻多了幾分倔強。

                        她戴著藍色口罩,坐在充棉機旁,一邊踩動腳踏開關,一邊將棉花充入手中的靠墊里。充棉機的噪音很大,記者吼著說話,她才能聽到,漂浮的粉塵更讓人覺得口鼻不適,但邱李雅如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這樣的抱枕,她一天能裝七八百個。”公司老板潘菊華直夸邱李雅如懂事,暑假來了6位高中畢業生,只有邱李雅如留下來。其他人每天帶著耳塞,都說受不了。

                        工廠離家有一個半小時車程,雅如吃住全在廠里。裝箱、貼標簽、充棉各道工序都很熟練,每天工作12個小時左右,中午只有一個海帶湯,但小姑娘也不以為意,說起打工經歷,眼睛笑得彎彎。

                        “剛來第一天我可沒經驗了,先被分去裝箱,我拼命裝,該晚上發完的貨,我下午就發出去。當天還好,第二天,我整個腰都直不起來。”邱李雅如說,現在回到宿舍,不管早晚,她都是直接躺下睡覺。“太累了,突然心疼媽媽,原來媽媽平時工作的累,上學時候還沒有真正體會到。”

                        盡管累得不行,但工友們都知道,如果有加班,邱李雅如都第一個搶著去。她悄悄地告訴記者:“我辛苦一點,交學費的時候媽媽就會輕松一點了。”

                        省下伙食費給爸爸買棉襖

                        沒有大傘,卻更快奔跑。在很多初中生在尋求“減負”的時候,邱李雅如在那個年齡,就學會為家庭“減負”。

                        邱李雅如曾經也是一個小公主。在下蜀鎮橋頭村的雅如家,記者看到老照片上的她,戴著漂亮發箍,穿著公主裙,笑得很明媚。當年邱李雅如的父母很能吃苦,打工之余,還做起石粉生意。“我們還送雅如去市里上雙語學校,6年拿了13張獎狀。”雅如的媽媽王秀燕很自豪。

                        但厄運突降,雅如父親的一場重病打碎這個家庭的安樂。2013年,他第一次大病,在鎮江兩次手術無效,病情惡化被轉往南京大醫院救治,醫院要求必須做肝臟移植手術,費用高達60多萬元。王秀燕傾其所有,不惜舉債40多萬元幫丈夫做了肝臟移植手術。

                        “當時整整一年我們沒法管她,她自己學會燒飯做菜,隨便吃一點就去上學。”王秀燕一向堅強少語,但談到對女兒的“虧欠”,淚水也止不住流出來。

                        “她初中一個星期生活費就十塊錢,高中每個月也就一百塊錢,她都花不完,有一年還省了一百五十塊錢,給他爸爸買了一件棉襖。可女兒在最愛美的年紀,穿的衣服都是她自己網上買的,不過十幾塊錢,”王秀燕說,“這次女兒考取的是蘇州大學文正學院,我們知道,她已經非常努力了,沒上過一天輔導班,這次高考差了兩分,沒考上最理想的大學。”

                        父母陪在身邊“最最幸福”

                        令雅如父母欣慰的是,盡管在黑暗中堅守,但她比同齡人更加陽光。記者看到,雅如家中墻壁斑駁,少有家具,但庭院到處是攀爬的蔬菜,還有十多盆花草,簡陋但生機勃勃。

                        雅如也是這個家庭的陽光,說起女兒,雅如的爸爸一臉寵溺,“她會給我們講朋友們的趣事,還有工廠里的事,吃飯時嘰嘰喳喳能說一個多小時。”

                        雅如告訴記者,與其說是自己樂觀,不如說是爸爸媽媽的愛照亮這個家庭。

                        “第一次看到爸爸的病危通知書,我覺得我背后的一座山倒了!很難受很難受,我把自己關起來什么也不想,成績直線下降。”后來,媽媽找女兒聊天,告訴她:“就算以后你父親去世了,我們還是好好的,生活還是要繼續。更何況,你爸爸還在,我們要對生活充滿希望。”

                        “媽媽不識字,但這些非常簡單的道理,在我聽來,就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雅如說,媽媽剛嫁過來就照顧癱瘓的婆婆和癡呆的舅舅,將自建的房子讓給小叔子結婚,自家租低矮的房子住。但媽媽從不喊苦喊累,更不曾抱怨生活,總是盡力把每一件事情做好。

                        “爸爸在上海住院時,媽媽腰痛得很厲害,只能讓我到上海照顧,有次需要送爸爸的脊髓到另一個醫院,醫生說要趕緊送,夏天細胞會受傷,我一開始準備坐公交,后來找不到站臺,我狠心打了車,到了醫院科室都是老年人,我不好意思插隊,輪到我的時候,化驗室快下班了。”當時還沒有手機的雅如想打電話問醫生怎么處理,可門衛說手機沒電,又問了一圈刷微博的阿姨,都說“手機沒話費”。

                        “我當時真的好難受啊,好無助。”雅如眼里噙著淚水說:“回到醫院后,爸爸沖我開玩笑,說你干嘛哭啊,大不了我再扎一針,一點都不痛好嗎?可我看到那個針那么粗,沒有麻醉直接扎進爸爸的背部,我明明看到他整個人抽搐著,那時候我特別心痛。”面對爸爸,雅如雖然笑得很開心,可心里很難過。

                        如今雅如爸爸的病情逐漸穩定,雖然每天還需做透析,費用壓力很大。但雅如說:“雖然生活給了我很多挫折,但我也遇到很多幫助我的人,給了我們很多的愛。其實有爸爸媽媽陪在身邊,已經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了!”

                      交匯點記者 楊頻萍 實習生 許玉

                      責任編輯:陳路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地址:中國江蘇省南京市草場門大街133號  郵編:210036  

                      網站相關問題請發送郵件至help@jsenews.com

                      電話:86275776(報社相關),86275726(通聯發行) 傳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術支持:18761656745。

                      蘇公網安備 32010602010084號, 蘇ICP備09001380號,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010420

                      江蘇教育報刊總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禁止轉載

                      美女视频免费是黄的,美女视频黄是免费网址,美女视频黄频大全视频